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白云城城主有一双女儿,十六岁的年纪便已是倾国倾城,闻名于天下,万国求娶。
然而白云城城主一家,仍修仙世家,他们未投靠于任何修仙门派,但家族有分神期长老坐镇,而城主本身也是无婴期大能,两个女儿也已是金丹期,不是仅仅美人而已,更是少年天才。这样的人家又怎么会将女儿随意许配给他人呢?
李家二女一直未曾有婚约在身,亦未见过外人,但是女子已到豆蔻年华又岂会不思慕外面的繁华呢?
“姐姐慢点。”
街道上,一位戴着面纱的少女正努力跟上她前面的姑娘。走在最前面的姑娘好奇的张望着,对街道上的一景一色皆为好奇。平日里她被关在家中练功,这还是她第一次偷溜出来呢。
然而她身边的姑娘却是不断的扫她的兴。
“姐姐我们还是回去吧,这样下去被爹爹发现会,重受重罚的。”她努力的劝着自己姐姐,然而却被塞了一串冰糖葫芦入嘴中。
她咬了一口,好甜,爹爹从来不让她们这种街边之物,没想到会这样的甜。
“好吃吧,倾月,我告诉你啊,爹爹他就是太古板了,而你呢又偏偏太听爹爹的话了,难得出来玩一次,怎么不能玩个尽兴呢!”
“哇,这个好好看。”李倾城她刚刚教育完妹妹便盯上了眼前的小面具,觉得好有趣的样子。
李倾月还在担心这样一定会惹爹爹生气的,然而李倾城早已随着热闹的人群而去,众人都是向着江边而去,原来那里有四年一度的花魁比赛。
李倾城拉着李倾月的手:“我听说这花魁都是极为美貌的女子,走,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能力凭租契约 抖m殿下
这下被李倾城拉着李倾月可没有半点话说,只能任由这爱热闹的姐姐带着她一起前往。他们一那里便见人山人海,几乎能看得清花船的位置已经被完全霸占,靠后看不到花船的位置也是被完全占领,他们姐妹算是来晚了,现在留下的也只是只能看到人头的位置,连江水也看不到。
但这岂会难倒他们,他们可是修士。
李倾城将李倾月拉到剑上,二人一同站在剑上,欣赏着这四年一度的花魁评选。那精美,华丽散发着幽香的花船之上坐着五名女子,他们个个怀抱各自的乐器,有抱琴的,有抱琵琶的,有抱筝的,美艳不可方物。她们的眼神仿佛能勾人似的,水灵灵的暗含秋波,这样的女子简直就是极品,往年这样的女子,皆是令人心醉的存在,然而此刻江边的观众,却极少有目光放在这些他们原本是为之而来的人。
他们抬头昂望着头天,半空之中,那两名站在剑上,相互扶持着交头接耳,时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这样的笑声,这样的容貌,简直是世间少有,倾国倾城。花船上那些花魁根本比不上她们的一根头发。
或许他们能为花魁一掷千金,但是如此是天上的两名女子的话,他们愿意连命都给她们,只为了她们的回眸一笑。
而此刻李倾城和李倾月,只是好奇的望着花船上女子所表现的才艺。
多么好听的乐曲啊?那些人怎么不听,反而一个个往天上看,天上有什么吗?李倾城要和李倾月打赌这五名女子谁会成为唯一的花魁娘子。输的人要将爹爹埋在桂花树下的酒给偷出来,李倾城押了那个弹琵琶的,论打赌,她还没有输过呢!李倾月押了那个弹琴的,因为她自己就是学习琴艺的,作为修炼时消遣的玩意。
结果不出意外,是李倾城赢了。
李倾城高兴的对李倾月说:“那你今晚就要将爹爹的酒偷出来,我可是馋了很久的。”
李倾月无奈的答应。
花魁比赛结束,花船渐渐靠岸,打算接今晚的有缘人,上来与姑娘们一聚,虽然男人们知道自己是与无法与那天上的仙女共度良宵,但是也是万分期待能成为花魁的入幕之宾。然而令众人没想到的是刚刚获胜的花魁娘子竟然是一名魔修,她一直潜伏于这里,等的就是选花魁的这一天,在聚集起大量男人之时,吸取他们的精血。
她甚至利用她的琵琶召唤控制着她的灵兽,顿时一条巨大的水蟒掀起滔天巨浪,准备将岸上的人给吞没。
李倾城和李倾月立马拔剑救人,这里可他们家的领地,岂容得魔修放肆,谁曾料想这位魔修狡猾多端,她竟是将李倾月给抓住,以此来威胁李倾城。
“倾月,可恶卑鄙!”李倾城抹掉嘴角的血迹,恨极了女魔修,然而此刻妹妹在她的手上。她根本不敢反抗,只能被水蟒不停的攻击着,最后落入江中被江水所吞没,那一刻冰冷来袭,她觉得自己就要溺死于这江中了。
就在这时,什么东西噗通一声落入江中,而她也正似乎被什么给拉起,那是一个非常温暖的存在,温暖到她想陷进去,她被拉出江面,阳光刺入,她所看到的是一张俊美无双的脸庞,如天上的明月一般清冷,却又让人感觉如这江面上的阳光一般耀眼。
“没事吧。”
对方将她带到江面上,用着低沉的声音问道。
她听着对方的声音傻傻的摇头,随及很快反应过来:“倾月,倾月还在那个魔修手上。”她焦急道。
那个男人让她勿急,只见他随手折下江边的一枝杏花,随手一扬,漫天的杏花般仿佛一下有了生命一般,将那水蟒给团团围住,无法再伤人,而他则是一剑挑开魔修要杀了李倾月的剑,伸手一揽便救下李倾月,带着他踏过江面,于这花瓣之下彼此对视着。
那魔修十分不甘,她精心准备了这么多年,却被一个小子给乱了计划,她更是拼了命的想杀了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然而仅仅一剑,抱着李倾月的男人,仅用了一剑,便刺入魔修的心脏杀了她。
那困住水蟒的花瓣收拢,绞杀了水蟒,江面染成血红,犹如残阳斜照。
李倾城那着那个白衣男人,飘然而下,降临在她的面前,将李倾月交还给她。明明救了这么多人,他却转身就走,毫无留恋。
“等一下!”两姐妹同时叫住了他。
“请问你的名字?。”
两姐妹的心脏都跳得无比的快。
男人扭过头,露出一个笑容:“在下,南宫宋。”
救了人的南宫宋并没有立刻离开,他还在白云城的酒楼喝酒,李倾城以为南宫宋是哪个大门派的弟子,让人去调查一翻,好跟爹爹说,让爹爹去替她做媒,在见到南宫宋的那一刻,她便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男人。
此生非他不嫁。
然而她不知,就算是那花魁实际是杀人的魔修,自己的妹妹还是将父亲的藏的酒给偷了出来,并且趁着美丽的月色,将酒作为谢礼交给了南宫宋。
而在几日后,她得知南宫宋无门无派,只是一个散修。这样的身世又怎么会让李城主将女儿嫁给他,李城主自然是拒绝了李倾城,并且不许李倾城再见南宫宋。李倾城此生第一次如此喜欢一个人,却遭到了家里强烈的反对,她哭着将这件事告诉了李倾月。
“怎么会这样,姐姐。”李倾月也是一脸哀伤。
正如李倾城所说,他们的父亲太过古板,英雄不问出处,南宫年龄轻轻便已经是元婴期,将来更是前途不可限量,可是他们的父亲却偏偏还在看中家世。李倾月闭上眼,痛苦无比。
李倾城日日去求李城主,希望能让自己嫁给南宫宋,她是真的爱惨了南宫宋,终于在她不懈的努力之下,李城主同意见南宫宋一面。她惊喜的跑回房间打算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李倾月,然而在李倾月的房间里,她发现一封信。
“对不起,姐姐,我也爱上了阿宋,既然父亲不允许我们李家的人嫁给一个无名之辈,那请恕倾月不孝。倾月决定跟着阿宋走,此生我只做阿宋的妻子。”
李倾城失魂落魄的松开手中的信。
“哈哈哈…”她没想到啊!那个她一向嘲笑其胆,古板之人,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做出这种来了,原来一直以来,最傻的人是她自己啊!
她笑着笑着流出眼泪。
为什么,明明是姐妹,你的选择却是她呢?阿宋!
自此以后李家的大女儿疯了,她渐渐积蓄了力量,故意引导使得自己家那位分神期的老祖在渡劫中而亡,趁着实力足够,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自己掌权白云城,但掌权之后的李倾城完全是个暴君,她要求一切要按她的心意来,一切不随她的意的皆视为反叛,当场诛杀。
她平生最为讨厌背叛,遇到稍有背叛的苗头,她不会做任何调查,直接杀死,好好的一座白云城,被她弄成了血城,每天都血流成河,这座城,逐渐变为了一座空城,然而她独自守在这里。每天画着同一个人的画像。
“阿宋,你说过会回来的,会回来娶我的,你怎么还不回来呢?”她已经开始在自我欺骗了,拿画像,问着根本不存在的誓言。
在她身后的门缓缓打开。
一个黑衣男人走了进来。
那便是逆天大帝,他是来拉拢李倾城为他所用,他给了李倾城可以操控人心的法阵,让她自由的管理这座城,那些被抓来的修士成了她的玩具,但是李倾城很满足,因为如此一来,她终于可以让一切都按她的心意来了。
绝处逢缘 幺笙
唯一让她不满的就是,为何她的阿宋还不来寻她?
为什么还没有来。
她日复一日的等待着,终于遇到了眼前这个和南宫宋长得十分相像的少女。
“所以,你是我的姨母吗?”听完李倾城的故事,林曦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竟然是她的姨母。
“不,曦儿,我是你的娘亲。”李倾城完全已经陷入了自我欺骗之中,哪怕是现在她仍然认为自己是林曦的母亲。
情之一字,将她困得太深。
“那你们又为何要灭我雪国。”白逸此刻也顾不上,李倾城究竟有多陷入自己所编写的故事中,他只想知道为什么要灭了他的国家,又为什么要杀了他的父王,母后。
李倾城瞥了他一眼,明显是不想说,还是林曦求她说出来,她才肯说的。
“主上一直想获得一件至宝,获得至宝的关键,就在雪国。然而我们派人去了雪国后,本来逼问雪国的国王,谁知道他给我们的假的情报,导致我们至今还没有获得那件至宝。”
“至宝?”白逸疑惑,他身为雪国的王子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
“据说那件至宝可以排除法器的相斥性,将他们融为一体,那件至宝名为玄机变”李倾城说出了那件法器的名字。
可是白逸实在是没有听过,在他的记忆里雪国的国宝之中并没有这样东西。
白逸问那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玄机变是在雪国,李倾城表示这是上面告诉她的,而且因为天门一直没有找到玄机变,所以也一直在寻找着雪国的后人,李倾城知道白逸的事如果被主上知道,绝对会暂时留白逸活口,所以没有上报上去,但是这件事瞒不了多久,逆天大帝迟早会知道的。
白逸将剑插在地上:“那就让他来!”既然终有一天,会遇到,那就让他亲手杀了那个所谓的逆天大帝,这个害死他全家的凶手,替父母报仇。
解释完这一切,李倾城也是油尽灯枯,她表示自己死了之后,这座城的法阵自然会解释,被控制记忆的人,也会恢复正常,只是…
她轻抚上林曦的脸:“阿宋,他为什么还不来呢?”
她至死都在等着南宫宋,她恨自己的父亲,恨抢走南宫宋的妹妹,却始终没有恨过南宫宋,甚至对拥有着和南宫宋一样脸的林曦也是恨不起来,对于他们父女,她所拥有着的只有爱。
林曦伸去握李倾城的手,然而才刚一碰到,对方的手便从她的脸上滑下来,重重的摔在身上,就在刚刚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至死都没有再见到南宫宋一面,她这一辈子始终没有从虚幻之中走出来。
望着这样一个痴情又可悲可恨的女子,林曦流下眼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