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唰!”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人影闪过,就仿佛回到了2010年南F世界杯,荷L对战乌L圭的现场。
荷L队长范布隆克霍斯特一脚超越激.射,将对手送回了老家,拦在了半决赛之外。
“嘭!”
这一回出脚不是的范布隆克霍斯特,而是云N边陲小镇而来的二发,但两者的共同点是,都裹挟千钧之力且充满信心。
刘平被二发这一脚钉死在了S300的车门子上,整个车门完全变形,而刘平更是连着往地上吐了好几大口鲜血。
“你挺有能耐啊!”
曾锐拿着枪把子对着刘平的脑门上一顿猛砸,霎时刘平脑袋都被打成了血葫芦。
仍不解气的曾锐“哗啦”一声,将枪口对准了刘平,冷声道:“既然你们够硬,那我就如你的愿,送你去见上帝吧!”
“啪嗒!”
正当曾锐即将扣动扳机,以解心头之恨的刹那,站在一旁的二发忽然用手抓住了枪管子。
“伍老板,事儿是从我们身上起的,端枪的活儿,要干也该我来干!”
曾锐看着一脸正色的二发,目光一怔。
也正是这个时候,马腾飞“扑腾”一下跪倒在了曾锐的面前。
以头砸地,“嘭嘭嘭”的就跟曾锐磕了三个响头,并哀求道:“伍哥!伍爷!我服了,我们真服了,饶他一条生路吧!”
“之前让你服,你不服。现在你想认输,我都不想给你这个机会了。”
曾锐态度坚决的拒绝道,并转头看向二发:“撒手!我们光年还从来没有让外人当枪的习惯!”
“伍爷,我们真服了,你要多少钱的赔偿,尽管开个数,我绝不还价!”
为了能够保住刘平,已经彻底豁出去脸面的马腾飞,抱着曾锐的大腿死不撒手。
见状一旁的孔立也劝道:“小伍哥,要不算了吧!瓷器还不跟瓦罐碰呢,现在正处于严打的风头上,为了这个老逼灯,让治保盯上,也不值当啊!”
“伍老大,要我说,也差不多得了,人家一个老混子已经被厥的都跪下了,咱见好就收行了。你把他崩死了,回头自己也背上事儿,那不麻烦嘛!”刘胖子也提出了中肯的意见。
说实话,曾锐对于干不干死马腾飞和刘平,其实也并不太在意。
就像孔立和刘胖子说的一样,他要真当街把这两人都崩死了,那哪怕陈老再如何照顾,这事儿也很难过去了。
毕竟他们所在的位置,可不是广阔的无人管辖区,曾锐的一举一动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
当街杀人,铁证如山,无论他怎么就操作,这件事儿也很难整平顺。
即便就是现在糊弄过去了,回头只要有心人一加以利用,那就是个雷,早晚得响。
既然现在孔立刘胖子都已经主动开口了,曾锐也就打算借驴下坡,拉倒得了。
“一百万,明天一早你就得送到我们光年集团来,少一分钱我就不要了,只当给你全家清明烧纸了,明白吗?”
“明白!明白!”已经被彻底干服气的马腾飞点头如捣蒜。
“行了,几位大哥,今天谢谢各位了昂!口头上虚头巴脑的词我也不多整了,回头我摆顿酒,大哥们看我表示就行了昂!”
事情办到这儿也算是结束了,曾锐朗声招呼了一句。
“哎呀,伍老大你跟我们,客气啥啊!对了,热带雨林那边据说来了一批城中的姑娘串串场,要不我们就去那边感受一下文化中心的魅力呗?”
刘胖子满脸笑意的跟曾锐扯着犊子。
“行,小伍哥,那我们也先撤了,回见昂!”孔立点点头应了一句。
“撤了啊,伍老大!”
“伍老大回头再联系昂!”
“回家睡觉了,这都大半夜了,伍老板回头要有啥情况你吱声啊!”
“……”
事办完,各位路上跑的大哥们也开始组织起自己的队伍有序撤离了。
对于这些在路上浸淫多年的老炮,压根都不需要曾锐再多话,没五分钟,就全撤退了。
包括泰格也和曾锐小虎等人打了声招呼,很潇洒的就开着之前那台破车走了。
很快,场中就只剩下曾锐小虎王腾大小发几人。
“滴呜~滴呜!”警笛声也适时响起。
“小虎,响都动了,这事儿你得进去委屈几天了!”
曾锐手里捏着个已经干瘪的烟头,皱着眉头说道。
武尽天荒 烈焰滔滔
动了响,这事儿肯定就不能随便糊弄过去了。
出了事儿,总得交个人上去顶,要不然治保那边也难做,这是双方维持的一个默契,规矩肯定不会为了光年现在势大而改变。
要依着曾锐平常的习惯,肯定会找两个参与了这次活儿的马仔把罪给顶了,大不了在经济上多补偿一点。
但这次的事儿,又略有不同。
突发性事件,能赶过来帮人的,几乎都是各位大哥手下的嫡系。
人家啥好处也没要,帮你把仗干完了,接着你还要人家进去帮你蹲一段时间,明显不太现实,办事儿也没这么办的。
而曾锐还得留在外头,把事情周旋好,那能进去待一段时间的就只有小虎这唯一人选了。
“行,叶哥你可得赶快把关系支上昂,你也知道我这人对生活的品质要求一直不低,满是脚丫子味的大通铺我可接受不了昂!”小虎完全没当一回事儿的龇牙应了下来。
“呲溜!”
二发吸了口大鼻涕,虎逼逼的问道:“虎哥,要不你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呗,我听说那个特高监里啥都有,关的不是明星就是大哥,吃得好睡得好,你也让我去感受感受呗!”
对上二发那一脸憧憬的小眼神,小虎翻了个白眼道:“拘留所里哪来的特高监,你踏马听故事听懵逼了吧!听说过抢功劳的,还抢着要去坐牢的,我还真是头回见!”
“小虎,该蹲我去蹲吧,事儿从我身上起的,就该从我身上结束。”
这边二发刚没吱声,王腾又颇为郑重的接了一句。
“不是,你们都寻思啥呢?一个个抢着要进去蹲,咋地还得搞个抽签摇号,当买房呐?你要进去蹲了,你那修车场咋整啊?”小虎完全不能理解。
王腾惨然一笑:“你说今天我的事儿,最后整的这么大,吃了亏的孙尧达和姓周的,他们能善罢甘休吗?”
“他敢!”小虎提高了好几个声调:“我们光年能收拾他一次,就能收拾他第二次,只要他敢整事儿,我们保证不惯着!”
“明面上,他就是啥也不干。但我车场就摆在那儿也跑不了,他稍微知会两声,你说我那车场还开得下去吗?”
像王腾这种没有资质的小型改车场,原本就不具备相应的手续。
孙尧达和周少背后都是官家背景,正如王腾所说,人家表面上啥也不干,只要跟底下人随便透点风,那他肯定也接不住。
在路上跑的小虎,当然也清楚王腾话里的潜台词,当下也陷入了沉默。
光年势大,孙尧达和周少兴许借助家庭背景也整不出多大的风浪来,但是像王腾这种平头百姓,肯定是难以招架的。
“这样吧,你进去蹲一段时间,回头出来了,让我们雷总给你在集团里找个事儿干,你看怎么样?”
在旁边一直没吭声的曾锐,忽然提出了建议。
坦白来说,曾锐对这个叫王腾的个体户小老板,感观并不算差。
相对于在路上跑的各种阿谀奉承,阴险狡诈,平日里好兄弟,一出事儿人影都没了。
王腾这种有担当的性格,曾锐还是比较满意的。
更何况,他之前也了解到了王腾是小虎多年的朋友,当年对小虎也没少照顾。
这样一处理,也算是替小虎报恩了。
“诶,这个法子好!”小虎瞬间笑开了花:“腾哥,我们集团正好也是大量要人的时候,你过来跟我们干,确实也挺不错!你都加入我们光年了,那借他孙尧达和姓周的一个胆子,肯定也不敢瞎龇牙了!”
小虎自然没曾锐想的那么细,他只觉得兄弟有难了,而现在自己又有能力,能够帮忙拉上一把,这就挺好。
一听了曾锐和小虎的话,王腾也是面露喜色。
他车场大几率是只能低价盘出去了,这样一来除了修车改车以外又没啥一技之长的他,坐吃山空后可能连糊口都是问题。
光年的邀请就如同瞌睡的时候有人送了枕头进来,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只是,我不知道你们让我干的活,我能不能做好……”
小虎拍着胸脯保证道:“我们干的也不是啥脑力活,只要你肯吃点苦,一年到头挣的钱,还未必就比你车场里差!”
“你要说别的,我可能不行!但吃苦受累绝对不是问题!你们集团再累,还能比我每天在车轱辘底下钻来爬去,还累呐?”
“行,有你这句话,我觉得这件事儿我们就愉快的决定了!”小虎龇牙回道。
曾锐见都已经谈妥,便张口问道:“王腾,那这件事儿就你去蹲了?”
“好!”王腾点头应道。
“孙尧达他们都是官口的二代,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少不得会往官口使劲,你进去得吃点亏,希望你有心理准备。不过时间不会太长,马上我们就会支上关系,你日子就会好过很多了。时间也不会太长,我可以给你保证,最多两三个月就把你整出来。当然,你要是现在想法有变化,还可以说,回头进去了,再想改,就很麻烦了。”
曾锐也提前给王腾打了预防针,毕竟王腾之前也是个正儿八经自个开店的,也不是经受过无数次社会毒打的小摇子。
相对于篱笆子里头,那些个阴暗肮脏的角落,估计也不太了解。
万一这会儿王腾义薄云天王自愿进去了,结果在里头受不了收拾,再给改了口供,把自己和小虎都给咬出来,那事情会更麻烦。
还不如把丑话说在前头。
“伍总您放心,我王腾虽然没正儿八经在路上跑过,但也在社会上混了不少年了,什么是忠什么是义,我心里有数。孙尧达他们肯定是要收拾我的,您这边我要是再得罪,那不成两头受气的活王八了吗?”
明白曾锐什么意思的王腾,很快给出了准确答复。
“好,那就这样,放心时间不会太久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